紫焰˙死神
第一章       
            
      【死神的制裁』
      飢渴的夜空,大量吞噬愚蠢人類的鮮血。      月亮,在笑。                                 “不…….啊啊啊啊啊”      一名女子跪在地,在深邃寧靜的夜晚嚎啕.吶喊。      鮮血蔓佈她的全身,但她卻不感到疼痛。      這令人顫禁的紅色液體,是來自倒在地上的人偶。      “媽……媽…….醒醒啊…..”      女子呼喊那已不在擁有生命氣息的屍體。      女子突然頓了一下,站了起來,舉起手中的小刀。      在皎潔的月亮下,她的淚水比小刀還顯眼。      “你到底……是什麼人”      她用凶狠的眼神盯著一直待在他眼前男子。      男子卻不微所動。      “為什麼你……突然……突然……”      女子不敢回想之前的情景,那是多麼的可怕。      自己的親身母親被突然出現的男子      給砍成兩半      甚至還親眼看到      那男子吸食母親的………靈魂。      女子的身體不覺中顫抖著,她開始感到噁心。      她跪了下來,情景的瑣碎圖片不斷重複。      “這是妳母親所要的,我只不過是實現罷了。”      “你在說什麼………….我……..我聽不懂!!為什麼你會突然從空中出現?然後……然後…….媽媽就……”      “我一直都在阿”      “……………”      “只是妳看不見我”      “……………”      男子的臉漸漸浮現,臉白如紙.黑墨色的眼眸,沒有任何的表情。      “人只有在一種情況下看得見我”      “!”                        “當妳想尋死的時候”                  鮮血濺出      彷彿在夜空飛舞。                           男子在月光下竊笑,卻顯得淒涼。      這名男子名叫宇智波 佐助,而他也同時擁有另外的稱呼。      是人類通稱的 【死神】      死神是靠著人們的靈魂生存著。      尤其女人的靈魂更加美味。                  Φ 。 Φ 。 Φ 。 Φ 。 Φ 。 Φ 。 Φ 。 Φ 。 Φ   “店小二!拿酒來!”一名紅髮女子粗俗的喊著      “啊…..是是是是是”有個賺錢的大好機會,店小二也是不會放過的。      紅髮女子咕嚕咕嚕的灌著桌上未喝玩的酒。      “姊~妳別再喝了啦!”一旁名叫春野 櫻的女孩在旁勸阻著。      “妳妳妳…….可別阻止……阻止…..我喔”      紅髮女子因為酒精的玩弄,說話變得有些不自然。      正所謂舌頭打結。      “哀……..”櫻輕輕的嘆氣,便將她拖了出去。      “欸欸欸…..我還沒喝玩啦!”紅髮女子掙扎著      “店小二!這錢就別找了!”櫻甩著自己獨特櫻色的頭髮,順著將黃金打造的錢幣放置桌上。      “是是是……客官慢走啊!”      櫻笑了笑,便走了。                        “……..找到肥羊了……一定很美味吧…..”      一名男子,暗暗的說著。      紅潤的薄唇微微揚起一抹意味不明的弧度。                           “啊哈哈哈哈哈……”紅髮女子瘋狂似的大笑      “姊……..妳別這樣啦!”櫻把她拉到樹林中,以免招來許多異樣的眼光。      “我告訴妳~妳姊姊我春野 宧,每天都是這樣的啦!哈哈哈……”      宧抱上自己的名字,在那一瞬間,她的聲音漸小,最後無聲。      宧停止她的動作,只是站著,和剛剛的她簡直是天壤之別。      “姊?”      宧沒有說話,只是望著前方。      前方有個墓碑,上面刻著            蝕毋恙 姚 死因不明      春野 筱  死因不明      “媽媽……小妹啊…….”      宧的聲音聽起來十分淒涼,有許多的絕望參雜在其中。      兩天前自己的親身母親和小妹滿身是血的倒在家中,當人手趕來時,已經為時已晚,什麼都沒有了。      只剩下她,和她的妹妹春野 櫻。      而春野 櫻不是她的親身妹妹,是個領養的孩子。      “姊……..”      “妳看到了嗎?那天…….她們死的多慘啊……”      “恩……..”身為妹妹的她,在這時也只能輕輕的答應。      “櫻……..妳相信……有死神的存在嗎?”      “…………..”櫻默語。      “算了,沒什麼”      宧她看向天空,想尋找個地方,好讓自己歇息。      但是現實就是這麼的殘酷,讓她痛苦的無法喘息。      在黑暗中摸索不出道路,就這樣苟延殘喘的活著。      人類就是如此渺小的動物啊。                  “櫻…….下雨了”      櫻看著天空,並沒有看到細小的雨滴。      “姊,並沒有下雨啊…….”      “不,真的下雨了,真的”                     “恩………下雨了”      她看見宧的臉蛋上有著淚光在閃爍。   
【長連】【火影】【佐櫻】〃∮。紫焰˙死神。∮【7/23更新至十五章(完)】

--------------------------------------------------------------------------------   
  

 第一章
       
            

      【死神的制裁』

    
  飢渴的夜空,大量吞噬愚蠢人類的鮮血。      月亮,在笑。                                 “不…….啊啊啊啊啊”      一名女子跪在地,在深邃寧靜的夜晚嚎啕.吶喊。      鮮血蔓佈她的全身,但她卻不感到疼痛。      這令人顫禁的紅色液體,是來自倒在地上的人偶。      “媽……媽…….醒醒啊…..”      女子呼喊那已不在擁有生命氣息的屍體。      女子突然頓了一下,站了起來,舉起手中的小刀。      在皎潔的月亮下,她的淚水比小刀還顯眼。      “你到底……是什麼人”      她用凶狠的眼神盯著一直待在他眼前男子。      男子卻不微所動。      “為什麼你……突然……突然……”      女子不敢回想之前的情景,那是多麼的可怕。      自己的親身母親被突然出現的男子      給砍成兩半      甚至還親眼看到      那男子吸食母親的………靈魂。      女子的身體不覺中顫抖著,她開始感到噁心。      她跪了下來,情景的瑣碎圖片不斷重複。      “這是妳母親所要的,我只不過是實現罷了。”      “你在說什麼………….我……..我聽不懂!!為什麼你會突然從空中出現?然後……然後…….媽媽就……”      “我一直都在阿”      “……………”      “只是妳看不見我”      “……………”      男子的臉漸漸浮現,臉白如紙.黑墨色的眼眸,沒有任何的表情。      “人只有在一種情況下看得見我”      “!”                        “當妳想尋死的時候”                  鮮血濺出      彷彿在夜空飛舞。                           男子在月光下竊笑,卻顯得淒涼。      這名男子名叫宇智波 佐助,而他也同時擁有另外的稱呼。      是人類通稱的 【死神】      死神是靠著人們的靈魂生存著。      尤其女人的靈魂更加美味。                  Φ 。 Φ 。 Φ 。 Φ 。 Φ 。 Φ 。 Φ 。 Φ 。 Φ   “店小二!拿酒來!”一名紅髮女子粗俗的喊著      “啊…..是是是是是”有個賺錢的大好機會,店小二也是不會放過的。      紅髮女子咕嚕咕嚕的灌著桌上未喝玩的酒。      “姊~妳別再喝了啦!”一旁名叫春野 櫻的女孩在旁勸阻著。      “妳妳妳…….可別阻止……阻止…..我喔”      紅髮女子因為酒精的玩弄,說話變得有些不自然。      正所謂舌頭打結。      “哀……..”櫻輕輕的嘆氣,便將她拖了出去。      “欸欸欸…..我還沒喝玩啦!”紅髮女子掙扎著      “店小二!這錢就別找了!”櫻甩著自己獨特櫻色的頭髮,順著將黃金打造的錢幣放置桌上。      “是是是……客官慢走啊!”      櫻笑了笑,便走了。                        “……..找到肥羊了……一定很美味吧…..”      一名男子,暗暗的說著。      紅潤的薄唇微微揚起一抹意味不明的弧度。                           “啊哈哈哈哈哈……”紅髮女子瘋狂似的大笑      “姊……..妳別這樣啦!”櫻把她拉到樹林中,以免招來許多異樣的眼光。      “我告訴妳~妳姊姊我春野 宧,每天都是這樣的啦!哈哈哈……”      宧抱上自己的名字,在那一瞬間,她的聲音漸小,最後無聲。      宧停止她的動作,只是站著,和剛剛的她簡直是天壤之別。      “姊?”      宧沒有說話,只是望著前方。      前方有個墓碑,上面刻著            蝕毋恙 姚 死因不明      春野 筱  死因不明      “媽媽……小妹啊…….”      宧的聲音聽起來十分淒涼,有許多的絕望參雜在其中。      兩天前自己的親身母親和小妹滿身是血的倒在家中,當人手趕來時,已經為時已晚,什麼都沒有了。      只剩下她,和她的妹妹春野 櫻。      而春野 櫻不是她的親身妹妹,是個領養的孩子。      “姊……..”      “妳看到了嗎?那天…….她們死的多慘啊……”      “恩……..”身為妹妹的她,在這時也只能輕輕的答應。      “櫻……..妳相信……有死神的存在嗎?”      “…………..”櫻默語。      “算了,沒什麼”      宧她看向天空,想尋找個地方,好讓自己歇息。      但是現實就是這麼的殘酷,讓她痛苦的無法喘息。      在黑暗中摸索不出道路,就這樣苟延殘喘的活著。      人類就是如此渺小的動物啊。                  “櫻…….下雨了”      櫻看著天空,並沒有看到細小的雨滴。      “姊,並沒有下雨啊…….”      “不,真的下雨了,真的”                     “恩………下雨了”      她看見宧的臉蛋上有著淚光在閃爍。
  

==================================

 第二章
       
            

         【夢』

  身體……好輕啊……      我…..在哪裡呢…….      風雨草混在一起的味道………            好熟悉……..               宧慢慢的睜開眼,才發現自己在另一處世界。      也就是所謂的夢境。      她只記得自己因為哭得太累而睡著了。      眼淚是她每夜的必須用品。         “夢啊…….”她想起在母親和小妹死的那前天的晚上,她也做過同樣的夢。      她只記得有個男子,用深遂的眼瞳看著她,還伴隨著令人不舒服的笑容。      “很準時喔…….”      “誰?”突然來的聲音讓她震驚了幾分。      “是我…….”      是那天的男子。      “怎麼會……”      她從沒想過夢會這麼戲劇話的演進      “很吃驚?”      “……………”      “妳大概是忘了我吧”      “沒有”      她無法忘記他,因為在見到他之後她所愛的人離她而去。      “喔…….”男子見她冷靜的異常,便暗暗的打量著。      “你是什麼人……為什麼可以再次的闖入我的夢裡………”                     “死神”                  “!”      “編號108【死神】,俗名宇智波 佐助”      “死…..神……?”      她的身體不由自主的顫抖。      難道死神真的存在?      她不停的安撫自己,這一切都是夢,結束就什麼都沒有了。         “這是與現實相連的夢”      “!”      “這一切,都是真實的”      “你你…..在說什麼啊……”      “妳母親和小妹的死,就能證明這一切”      “!”      她的手腳抖得更厲害,瞳孔放大。      “我奪走了他們的靈魂”      “你…….你這混帳!!”      她不管自己抖的多厲害,也不管自己內心恐懼的蔓延。      她衝上前去,想一拳將這男子白皙的臉的毀掉。      佐助卻輕鬆的抓住她的手腕。      “別亂來”      宧跪了下來,她甚是懼怕。      她完全感覺不到佐助的體溫。      好冰冷,這是死神的象徵。               鼻頭不禁酸澀起來,淚水又奪眶而出。      “你來…..是不是又要……奪走我唯一剩下妹妹的……靈魂?”      “不……”      她抬起頭看著佐助無神的瞳孔。            “是妳的靈魂”      “…………”      “妳也不想活了吧”      “…………”      “我可以帶妳去和他們團聚”      “真的………?”      “嗯,條件是妳的靈魂我要定”      “…………….”      “回應呢?”            “嗯…….我答應”      她看向無際的天空,眼神是絕望。      也許選擇死會比較好吧。      媽媽…….小妹……我來了。      “那麼……..契約成功”      “!”      佐助用無溫的薄唇輕碰她的唇。                                 接著是一片黑暗。         “啊啊啊”滿身是汗的她,突然從夢中驚醒。      她撫著自己的唇,回想著。      好不自然的感覺,也好不真實。      “姊姊!怎麼了?”      突然聽到自己姊姊慘叫聲的櫻,十分擔心的奔上樓來。      “………….”宧楞了楞      “姊?”      “不…..沒什麼……妳快去睡吧…..”宧看著自己的心口,緩緩的說著。      不希望自己在顫抖得聲音太過明顯      “喔……..如果真的有事,要說喔”      “恩,晚安”宧勉強牽起千般重的笑容。      “恩”回應宧的笑容,便噠噠噠的下樓。                        宧鬆了一口氣,再次的回想著夢境。      她認為自己應該已經死了才對。      “嗨”      “你…..你怎麼…..”      佐助突然出現在她的身邊,讓她十分訝異。      “我說過,夢境與現實是相連的。”      “看來…..我要不相信都不行了”      “恩”                  佐助輕輕得答應      “那為什麼……我還沒死?”      “這只是契約”      “?”               “時候還未到”      “什麼意思……”      “妳自然會明白”      “…………..”      “每人都會有他聲存在這世界的期限,等期限到了,自然的就會被剷除”      “…………..”      “而剷除這工作,是專屬死神”      “那我…..什麼時候……可以走……”      “很抱歉,在妳走之前,妳是不可以知道的”      “…………”      “好好保握剩下的時間”      “嗯”      她恨不得現在馬上走,她對這世界已經沒有任何的眷戀了。                  沒有了。      空空無也。      愚蠢的人類。                                    揪揪揪…………..      早晨的鳥兒在枝頭上展現自己的歌喉。      佐助靠在牆邊,他已經有好一段時間沒有像這樣透透氣。      死神總是在陰間徘徊。      那臭氣也是很令他受不了。      他已經忘了自己為何會是死神,也不知道自己從何處來。      而他也常常避免自己想這些問題。      無謂的問題。      “啊,先生,你站在我們家門前有什麼是嗎?”      站在他眼前的是櫻,很不同的櫻色頭髮。      他見她手上拎著一個菜籃,裡頭放了許許多多補身體的藥物。      佐助猜測那是她要熬給宧喝的。      他這麼想著      “妳看得見我啊…………”      “欸?我怎麼會看不見你呢?”      佐助淡淡的笑,因為可以看的見他的人,一定都是曾經想尋死的人。      “也對,我是妳姊姊的朋友”      “喔,那快進來坐坐”      佐助聽她這麼說,想想也對,自己還是別太常待在有陽光的環境下。      畢竟他無法去習慣,因為他是死神。      與陽光還是有明顯的排斥感。      正當櫻想要抓住他的手腕時,他迅速將手抽走。      “咦?”      “我想妳別碰我會比較好,我自己來。”      他不希望因為自己沒有體溫的身體,嚇壞了這眼前單純的女孩。      “啊…..喔喔…..”      她不好意思的頓了一下      “那我坐在客廳好了”      “好,那我去端茶來”      “不,不用了”      身為死神的他,不需要世俗的食物。      而是人類的靈魂。      死神是靠著吸食人類的靈魂活下去。      死神和將要被世界淘汰的人以吻來訂契約。      時候到了,就必將靈回奪走。      如果延遲,拿麼死神會遭到天罰。            天罰是殘酷的。               “那………你有什麼需要的嗎?“      “不,妳忙妳的”      “喔……..你這樣不會無聊嗎?”      “不會”      他感覺自己被當成人看待,很特別。      “那你在旁邊看我弄東西好了”      “喔……..好”      佐助跟著她到廚房。      桌上擺著許多要熬的藥物。      “妳……一大早就去採這些東西了吧?”      他一早就不見櫻的人影      櫻捲起袖子      “是阿,因為我覺得姊姊應該補補身體”      “喔”      佐助得知櫻十分的愛自己的姊姊,他也知道她們是沒有血緣關係的。      “哪…..你要不要也補一補呢?”      “喔…..不用了”      “可是你的臉色看起來很不好呢,真的不需要嗎?”      “嗯”      他又輕輕的笑,因為他不知道該怎麼解釋。      他一直是這個樣子,和死人的身體沒兩樣。      “嘿嘿,我們還蠻聊的來麻!”      “嗯”      “哪…….你叫什麼名字啊?我叫春野 櫻~叫我櫻就可以囉!”                                 “我叫…….佐助”      是的,宇智波 佐助。      編號108 【死神】   
  他沒有說出自己的身分,因為沒這必要。
=================================
 第三章
       
            

      【真正的目的』

他看著她細心的用著準備要熬的藥物。      “妳……真的很愛妳姊姊呢……….”      “嗯…….她是我唯一最重要的人了”      “你們…….沒有血緣關係吧….”      “………..”      櫻輕輕的嚐著藥物。      “很抱歉……我想我是說錯話了吧…..”      “不…..沒有…..”      “喔……..”      “即使沒有血緣關係,我還是會待在姊姊身邊的。“      “嗯”      佐助慢慢的移位到門邊,看著櫻的背影靜思。      完全看不出來這女孩會有尋死的念頭。      因為只要看的見死神的人,必定是曾經有尋死的觀念。      一定是的。                           “櫻……”      宧站在佐助身邊,喚著櫻的名字。      “啊,姊姊妳醒啦?妳朋友在妳旁邊喔!”      宧看一下佐助。         “妳看的見……他?”      “咦?怎麼連姊姊也這樣問?我看見他很奇怪嗎?”櫻停下手邊的工作。      “不………沒什麼。”      宧再心裡納悶著,有些擔心。      她想,她還是問個清楚才好。      “櫻,姊姊出去一下。”      說著便想要拉著佐助出門。      “欸!先把這喝了吧!”      櫻端出一晚藥湯,趁熱喝,藥效更佳。      “不….不用了啦。”宧連忙拒絕,她現在最想做的事是,把一切都問清楚。      “喔…………”      櫻有些難過,但又不想勉強自己姊姊。                     “喝了吧,宧”      佐助淡淡的說道。      宧對佐助提出的要求,感到驚訝。      其實佐助自己也感到驚訝,沒想到身為死神的自己,會有淡淡的感情存在。      宧見佐助,便乖乖的喝了下去。      喝玩,二話不說便拉著佐助跑出門。                              “姊姊………….”櫻在後方靜靜地看著他們離去。                                                      宧拉著他走到她常常去的地方。      那裡有著碧綠的小湖。      鳥兒鳥囀,歌頌大自然。      “為什麼…..小櫻看得見你?”      “沒為什麼。”      他不太想回答她,難道他要和她說她妹妹有過尋死的念頭嗎?      “告訴我!難道你也和她訂契約?”      宧說話變得有些緊張,因為她知道和死神訂契約的代價是         『吻』      吻對女孩子來說是愛情的代稱。      當女孩得到那男人的吻時,她會有獨占那唇的念頭。      吻對女孩子來說也是一種禁忌。               但是對死神來說卻只是個交易罷了。      交易。                  “並沒有”      “那為什麼…….”      “沒有為什麼,反正就是這樣。”      他不想說太多,這也不關他的事。      他現在唯一最想完成的事,只是要奪走宧的魂,以飽滿自己的慾望。      也完成死神爺的指令。               死神爺是眾死神中的領袖,死神爺會通告死神們所必須完成的任務。      把那些被世界淘汰的人,帶走。      自己也可以享受在世界的娛樂。      畢竟死神是必須長期待在陰間處。               “你不會…….帶走櫻吧……”      宧突然有著不安全的感覺,因為她不想再失去一個妹妹。      但她寧可自己的妹妹失去她。               人類的自私真是愚昧啊。                  “不,在和妳未毀約前我是不會和其他人訂下契約,並且一直守在妳身邊,直到妳生命的最後時刻,我就會將妳可口的靈魂……………奪走。”      宧沒有說話,她似乎有些沉醉在這面無血色的死神的白皙面孔。               死神還有個條件,就是能輕易奪走女人的心。         佐助楞了一下      “我們回去吧,省的妳妹擔心”      他突然覺得,女人這類動物真的很無趣。      佐助不管後方的宧有沒有移動,就這樣自己先行離開。      而還留在原地的宧,輕觸自己的薄唇。            對死神來說是訂契約的吻。      對女人來說卻是愛情的吻。                           她的臉緣不禁燒起淡淡的朱紅。                                                   早晨,不再像從前有鳥兒鳴叫。      因為鳥兒敏感的靈魂感受到死神的波動。      膽怯的它們只有落荒而逃份。      “嗯~奇怪,今天好安靜啊。”      櫻借用河邊的清水,撲洗自己的臉,也引起環環扣扣的漣漪。      “因為大自然在懼怕,所以安靜。”      站在旁邊的佐助不自覺的脫口而出。      沒錯,因為他的存在。      自然界出現了不被受歡迎的魂體,是容易被排斥。      “啊?什麼意思啊?”      “不,妳就當作隨便聽聽吧”      “我辦不到”      “那就當作我在胡言亂語”      “好吧”      櫻有些勉強的接受,她只是覺得姊姊的這位朋友佐助,是一個很奇怪的人。      總是說一些她聽不懂的話。      不知道是她自己不夠聰明,還是佐助講的太過於深奧。                  佐助又慢慢的移位到坐在草皮上的宧。      “妳為什麼想要去那裡?而且還是帶著妳妹妹去?”      佐助淡淡的問,因為在昨夜宧提出要前往『祏頤鎮』的要求。      『祏頤鎮』是一個默默不名的小鎮。      他原本以為宧會用這僅僅剩下的時間,來好好的和自己的妹妹相處。      沒想到是要趕路趕來這個小鎮。      “總之去就對了。”      佐助不明,但他也沒多說什麼。      他現在只要好好的陪在她身邊,再奪走她的魂。               
  這才是他的目的,死神的冷血。

=================================

第四章
       
            

      【死神與死神】

  夢,也讓人有真實的感覺。                  『呦~妳就是和那傢伙訂契約的人哪…..』      誰?是誰?      『我是誰?呵呵….我是死神啊。』      死神?可是佐助……..      『哀~啊~看來那傢伙和妳說的很少呢~』      什麼……?      『這世界不只他一個死神呀~』      ?!      『妳真是個不錯的貨色呀…死神爺還是對那傢伙一樣好呢……真知叫人忌妒呢』      你在說什麼?                                    『呵呵呵…..要不要和我訂契約啊?』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宧今天早上異常的安靜,但佐助也沒有多問什麼。      「店小二,點菜!」      「啊….好好好,來了。」      店小二拿著菜單,只對宧和櫻說話。         因為他看不著佐助,櫻發現不對勁。      直到那個人走了。            「佐助,你不吃點什麼嗎?」      「不,不用了。」      他是死神,是不用進食的。      或者是說他根本就無法進食。      「你怎麼每次都不吃東西呢?你看起來很消瘦。」      「吃不下。」      櫻頓了頓,決定大方的問。               「佐助…….我總覺得很多人好像都…..」      「妳別再和我說話了,以免引人注意。」      佐助立即封了她的口,而櫻這時也才發現,四周的人們都在看著她。      眾人們以為她是神經病,因為他們的雙眼看不見死神。               櫻覺得奇怪,但是又不打算多問了。            一旁的宧則是都沒有說話,一直在沉思。      佐助起身,並在宧的耳邊輕輕的說「跟我到外面一下」      他們便丟下櫻在館子裡,不過她也習慣了。      因為佐助和宧總是這樣,她也懷疑過他們的關係,大概不淺吧。      櫻結束掉桌上的食物,便收拾東西,走出外頭。      在外頭等他們兩個,因外空氣比較不會像室內那樣的混濁。                     突然的她感覺的一鼓力道她拉進牆角邊,東西跌落在地。      「誰?」      「妳不認識的」      「?!」      此時她只是感到一鎮暈眩,便昏了過去。                                    「妳不想說就算了,但我希望如果是和陰間有關的事,請妳務必要說。」      「嗯」      宧只是輕輕答應。      昨天的夢,她沒有說。            『要不要和我訂契約啊』………『要不要和我訂契約啊』……….      佐助突然感覺到不對,便帶著宧衝回館子門口前。      不見櫻的人影,只看見東西凌亂不堪的灑落。               「怎麼會…………」宧摀住嘴,手不自覺的顫抖。            「說實話吧。」      佐助馬上回頭會她      「……………..他真的來了……他要帶走她….不可以……不可以啊!」      宧突然精神錯亂。      『要不要和我訂契約啊』      『不………..』      『真不乖呀……….』      『…………. 』      『怎麼每個和那傢伙訂契約的女人,都這樣呢?』      『你閉嘴』      『不和我訂契約,要付出代價喔』      『什麼?』      『呵呵………我是死神,妳也知道我可以幹麻吧?』                                 那就是和櫻訂契約,奪走她的靈魂。
  

=================================

第五章
       
            

      【櫻的背景』

                “快說,到底是發生什麼事了?”      佐助放大嗓門,但週遭的民眾並沒因為佐助的聲音而引起注意。      因為他們聽不見,死神的聲音。      他們注意的是宧,疑問她是否為神經病?      “他…..是他幹的……他昨天…..”宧摀著嘴,佐助找不出什麼頭緒。      不過他大概已經知道了,大概又是那個傢伙了吧。      “妳昨天在夢裡遇到他吧?”      “嗯”宧有點驚訝他猜測如此神鬼莫測。      但事實並不以為然,他之所以能夠馬上曉知這是誰做的,是因為這是常有的。      發生的次數頻繁。      “嘖………”佐助看著即將要下雨的天空,烏雲開始侵蝕漫步。    “怎麼辦……怎麼辦……”宧十分擔心。      “妳在這裡等著吧,我知道她在哪裡。”      找人對他來說輕而易舉。      “要我留在這?”      “對,把地下的東西收拾,我很快叫回來,乖乖的待在原地”      佐助說完,立刻轉身就走。      所緊眉頭,因為這件事而感到厭煩。                  留在原地的宧,眼巴巴的望著佐助的背影消失在空氣中。      強烈的孤單感又再次燃起,她只期望佐助能盡早回來。                                                密室的空氣顯得十分潮濕,讓人的渾身不自在。      “唔………”櫻緩緩的睜開眼,剛開始視線還有些模糊,才慢慢的焦距。      她看著四周,所有的擺設,都不是她所熟悉的,就連她吸進肺裡的空氣也是一樣。      這明顯是個很破舊的房屋了,有青苔蔓延的現象。      她發現她只有手被繩子捆住,腳並未,由此推測,綁住她的傢伙對她並沒有半點戒心,很明顯的低估她的實力。               冰冷的地板因為光的直射,讓她看見的投射在地板上的影子。      她迅速抬起頭,想看清對方的臉。                        是一名臉長的清秀的男子。      “醒啦…….”      “你是誰?把我帶在這裡做什麼?”櫻直接了當,不說廢話。      “火氣還真大阿~”男子故意和她耗。      “快說!”      “哪哪~和妳姊姊差的真多呢”      櫻聽見姊姊這名詞,便二話不說的用腳往他的臉部攻擊。      男子立刻躲過,看見櫻的身手便頓了一下。      因為他剛剛的確是對櫻下了藥,藥效還未過,她應該是處於無法動彈的狀態。      但是她卻沒有。                     異常。                  櫻見他露出破綻,便再度出招,正巧擊中他的臉頰。      男子飛了出去,往牆壁撞過去,弄得轟隆轟隆的聲音在密室內盤旋。      櫻仍然沒有鬆懈,注意力完全集中在那被她擊碎的牆邊。                        果然那男子毫髮無傷的起身,沒有血跡,也沒有出現傷口。      完全看不出有什麼擦傷。      因為他是死神,就和佐助一樣。      編號102死神,俗名恦隱 關邑。      死神對世界的攻擊是沒有反應的,只有靈界才有可能。      屬世界的肉體才會被世界的攻擊所擊倒,相對的靈體也是。      即使靈體化為肉體仍是。                  櫻後退了幾步,她心裡很清楚這人不是個普通的人。      她也知道,這世界不普通的人也多,不可能的事也少不了。      因為她就是其中一個例子。                  “呵呵……哈哈哈哈哈!!”關邑突然大笑了起來。      聲音聽起來很諷刺。      “笑什麼?”      “沒想到…..竟然能和妳交手阿!”      “?!”               “我說……妳是春野 櫻衙的女兒吧?”      “你…….”      她有些震驚,她的身世是無人所知,但這莫名其妙出現的人卻知道。      “呵呵….很震驚?”      “…………….”      “因為…..櫻族的後代只剩下一隻了,而且妳剛剛也露出馬腳了。”      “難道你……”      “沒錯,我有下藥,妳卻沒事阿!”         櫻族在一百年前被趕盡殺絕,唯一存留下來的也只有一家。      就是春野 櫻衙一家人。      他們之所以遭滅族是因為犯了最大的禁忌。      而這禁忌是什麼,在歷史上卻沒有明確記載。               躲在深山裡的他們,過得很幸福。      櫻族最大的特色,就是他們都是藥師天才。      所以對任何有毒藥物也不會有任何反應,畢竟是先代遺留下來的血緣。                        櫻的手不自主的有微妙的顫抖。      一天夜裡,春野 櫻衙她的父親突然身亡,死因不明。      而她的母親也在那天拋棄了她,幾個月後便傳出母親死亡的消息。               『不普通的人,總是那麼的悲慘嗎?』            櫻灌下了這觀念,活到自今。      尋死的念頭也經常出沒,直到她遇見的宧與她的母親.妹妹。                        櫻不穩的靠在牆邊,雖然這已經過了許久,但那裡的傷口還是無法完全彌補。      唯一可以彌補的,誰也不知道。                     關邑往櫻的方向走去,用力的把她死死的貼在牆上。      “幹什麼!”      “長相.聲音.個性都一樣阿…….”      關邑突然說出這句話,讓她感到疑問。      “你……在說什麼…..”      “我在說妳母親。”      櫻內心中最柔軟處突然像海浪般的翻騰,才慢慢的如水之靜。      母親,對她來說在陌生不過了。      即使自己的養母很疼愛她,也是一樣。      “你認識她?”      “是阿!在熟悉不過了!”      “為什麼…….”      “因為我也認識妳的父親。”      “告訴我….為什麼你…..”      櫻看著眼前的關邑,依他的外表來看,如果和她的父親混很熟,那麼現在應該要一大把年紀才對。      她之所以會這麼想,是因為她還未知他是死神。      死神是不會老化的。               他在這世界也已經活了將近兩千多年了。      世界的污穢看了恩遍。            “為什麼!!”      關邑看著櫻的雙瞳。      “這麼想知道?”      “恩”            只要是有關她父母親,她都想知道,死因,還有母親棄她不顧她的原因。      種種事情她都想知道。                                          關邑露出起淺而不清楚的悲傷。            和剛才的他有許多的差別,但櫻卻沒有發現。               關邑慢慢的靠近她的耳朵,用最細小的聲音。                                                         “是我為他們的生命                        畫下那美麗的句點“                                                      黑鴉飛掠,啞聲高鳴。   
  突顯夜晚的寂寞。 
     
  

=================================

第六章
       
            

      【真相』

“是我為他們的生命            畫下那美麗的句點“                                    好大的震撼,這就是現實。      “你…….”      櫻想起她父親的死相,慘不忍賭,肢體四分五裂。      鮮血漫步全身,只剩下一個沒有靈魂的空殼。      “是我…….世界就是這麼巧呀。”      “聽你在發神經!!”      櫻抬起腳又往他的臉部踢過去,關邑卻輕鬆的躲開。      關邑抓住她的右腳讓她動彈不得,而櫻立即在使出自己的左腳,卻也被他牢牢的抓住。      櫻見狀並用身子的力氣將身子拱起來,來個360度轉圈。      使的關邑不得也被轉出去。      櫻輕巧的安全著地。      “呵呵…..說我在發神經,那妳打我幹麻?”      關邑緩緩得起身,對方才的攻擊無動於衷。      “是把你這傢伙打醒!你是不可能殺了我爸媽!你…..你的時代根本和他們不一樣!!”櫻十分氣憤的說著。      “難道這世界沒有不可能的事嗎?”      “我………”      櫻很清楚,這世界有太多不可能的事,她自己不就是其中一個例子子嗎?      不會受到藥物的控制。      “呵呵…….我告訴妳為什麼吧…..”      “!”      關邑慢慢的靠近櫻。      “我是……死神”      櫻莫名其妙的顫抖,她自己也不清楚自己在怕什麼。      因為死神這名詞對任何有生命的生物來說,是代表著畏懼。      死神與畏懼是同等代號。      “你少騙了…..我不會相信的!什麼死神,什麼你殺了我父……”      “我已經活了兩千多年,我是有辦法殺了你父親。”      “!”      死神是永久不死,軀殼模樣永久不變。      除非死神犯了禁忌被處死。               “他的靈魂………..真是可口”      櫻無力的坐了下來,現在的她做不出任何的抵抗。      她只覺得,害怕。      為什麼害怕呢?她不知道。               “為什麼…….要殺了他……為什麼阿…….”      “讓我告訴妳為什麼吧”      “!”      關邑突然往櫻的薄唇親了下去,櫻立即把他推開。      “契約成立”      “你…….你做什麼?什麼契約成立?”      櫻開始對眼前的男人感到十分懼怕,她不懂他在做什麼。      突然對她做這些動作,還說什麼契約成立,            頭腦一片混亂,似乎產生了許許多多大小不一的死結。                  “代表…..妳的死期。”      “!”      “這就是你親的死因。”      “什麼?你到底在說什麼?”      關邑起身,看著坐在地上的櫻。                              “妳以後就懂了。”      沒錯,她以後就懂了。                     在她死的那一天。                                 關邑走向門外。      “看來……..有獵物了。”                                    “關邑!!”      櫻又聽見門口傳出另一個人的聲音,是佐助。                        “我等你等好久了,佐助”      “你這傢伙……”      突然的關邑在瞬間移位到櫻的身邊。      櫻有些驚嚇,看來她不得不相信他是死神的事實。      “吶吶……沒想到你真的會來阿,佐助。”      “廢話少說”      佐助做出作戰姿勢。      “別急阿,我本來想說你不會來就她的呢“      “她也是我任務中的一部份”      櫻對這兩個人對話感到懷疑,她總覺得佐助好像和這人很熟,而且她也不懂佐助口裡所說的任務是什麼。      “呵呵…..好冷淡喔。”      “關邑…….你醒醒吧你…..不要在搞這種飛機了。”      “嘿嘿……我很清醒。”      “!”         關邑立刻將自己的手化具成刀行模樣,便抵在櫻的脖子邊。      “我可以殺了她嗎?”      “你沒有這權力,亂殺無辜是會觸犯禁忌”      佐助輕輕的說道,死神結束掉人們的生命,也是有限制。      一定要先訂契約。            “呵呵…..佐助,你應該知道………我不會做出沒有勝算的事吧?”      佐助突然睜大眼睛看著關邑,他無法相信。         “你…………”      “沒錯”      “嘖…………”      “照我的話做,否則這女人的靈魂我要定了。”      佐助沒有任何的辦法,便照著關邑的要求去做。                                                關邑將他們兩個鎖在監獄裡。      外頭下著滂沱大雨,淅瀝淅瀝的聲音源絕不斷。      佐助想到宧,她應該會自己躲進房裡吧?雨下的這麼大。   
  濕氣弄得他們倆怪的不舒服。 

﹃ 待續˙未完 ﹄

文章主題: 【長連】【火影】【佐櫻】〃∮。紫焰˙死神。∮【7/20更新至七章】 
-------------------------------------------------------------------------------
第七章
       
            

      【淚水與愛』




.msgcontent .wsharing ul li { text-indent: 0; }



分享

Facebook
Plurk
YAHOO!



 

.
創作者介紹

兄弟

dkzjhcb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