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焰˙死神第八章
第八章       
            
      【雨天』    “拜託……不要不理我…..”櫻心中被不安全感籠罩,不由自主的抓著佐助的衣袖,正所謂反射動作。      “櫻……妳…..為什麼哭?”不懂淚水的佐助忍不住問了出來。      “阿…..對不起….我一時…..”櫻這時才發現自己緊抓的佐助的衣袖,便立即鬆開手,不時感到不好意思。      “妳……為何哭泣?”      “阿……哭泣……?”      佐助愕然發現自己問了這奇怪的問題,便轉過頭,語畢。      “沒什麼,裝我沒問。”      “阿….恩恩….”      櫻心想還好,因為她自己也不想答應,畢竟述說自己哭泣的原因難道不奇怪嗎?      不過她不懂為什麼佐助要問這種奇怪的問題?平常冷酷的他會無緣無故的關心她為何哭?      櫻在心中猜測著,她也許用遠都無法知道佐助不懂淚水不懂得難過更別說是愛。      “請你…..告訴我……你到底是誰好嗎?還有這所有事情的頭尾,我完全搞不清楚,思緒好亂。”櫻抖著音說著,畢竟突然來的是太多,精神上的支柱似乎還不夠成熟,讓她無法完全接受。      “……………”      “拜託你……告訴我…..我…..我只是想知道自己到底是處在怎樣的情況下。”      “妳是想聽好消息還是消息?”      “只要是實話,都好”      佐助遲了一下,當然他只打算講一半。      至於那另一半,就是有關於他的身世。      “好吧”      “謝謝。”      外頭的雨滴聲淅哩淅哩的下,擊著屋頂聲音顯得更加吵雜。      但也由於有雨滴聲的陪伴,才使他們之間不會太過於尷尬。      “那男的叫恦隱 關邑,是死神。”      “他…..真的是……”      “是的,他的確是,妳也看到了吧?他的行為可以確定他是死神。”      “為什麼?說不定….他不是死神阿…..說不定他只不過是…..有特殊能力”      櫻不想承認,畢竟要她相信自己和死神接吻還訂了什麼莫名其妙的契約,不禁讓她心臟縮了好幾下。      “就因為他擁有這種特殊能力,所以我們給他一個稱呼,也就是死神”      櫻語畢,完全被封住的口。      櫻抖著右手輕處自己的薄唇,是冰冷的。      因為方才才被沒有體溫的唇給觸碰。      死神的吻,是要付出代價。      那就是自己的靈魂。      佐助往窗外看去,心想宧應該有自己去屋簷邊避雨吧?                     佐助見櫻低頭不語。                        “妳…….和他接吻了吧?”      “你……..”      “我說的沒錯吧?”      櫻語畢,只是輕輕的點頭。      “我告訴妳吧,接吻的代價。”      “?!”      櫻豎起耳朵認真聽。      “代價是,妳的靈魂”      “靈……魂…..?”      “是的,到了契約所定的那天,妳的魂將會被關邑奪走。”      “什麼……?”      “沒辦法,妳已經和他訂契約了”      “為什麼?為什麼…..他要這麼做?”      佐助稍微遲了一會兒,便道“因為…..妳是雩 子嫣的女兒”      “這……這和我母親有什麼關係?”      佐助見櫻什麼都不知情,想了想,便打消繼續說下去的念頭。      也許不說對櫻會好些,對關邑也會好些吧?                  畢竟關邑之所以會變成這付德性,他也是有責任。      他一直這麼認為,也因此而感到十分自責。                  佐助緩緩的靠在牆邊,若有所失的想著。      櫻也跟著靠在牆邊。      “佐助…..你是誰?為什麼…..知道這麼多?”      “這不是重點”      “喔………恩…….”櫻突然感到有些睏,便不再多加追問。      佐助見櫻慢慢的睡熟,便開始想著逃出去的辦法。      不覺中他將注意力慢慢的轉移到櫻的身上。      他巧巧的將手輕觸小櫻的手。      當他的意識發現自己的行為,便立即抽回。      他對自己的行為感到古怪。      不過他又看向自己剛剛觸碰小櫻手的手。      “好溫暖…….”      他輕輕的說,對沒體溫的自己說。                     沒體溫的自己      為什麼      還可以留在這世界?               聽起來,好諷刺。                     佐助拉回自己的思緒,突然起身。      看來是想到逃身的方法,他只記得他好像曾經來過這裡。      雖然他只是在母親的腹中。                           那是是待在腹中的七個月吧?早已活潑亂跳想從母親的腹中出來。      瞧瞧這世界。      但是,誰會知道自己的未來,是個死胎?      並成為死神。                  佐助搖搖自己的頭,他發現自己自從見到櫻後,變的常常想東想西。      思緒似乎亂了節奏,步調亂的模糊。      不過這是為什麼?               他不再繼續想下去,只是輕輕的喚著櫻,卻不敢用手去搖醒她。      只因為他是死神。      “恩…..怎麼了…..”      “快醒來,我知道怎麼出去了。”      “阿!真的?”      “噓…..”      “阿…..喔…..”      櫻慢慢的起身,可能是方才坐太久的關係,身體有些不穩。      佐助一個反射動作犯下了錯誤。      竟然用手扶住櫻。               佐助立即將手抽回,只怕她會提出疑問。      “佐助….”      “………”      “你還好嗎?手好冰冷。”      佐助在內心鬆了一口氣。      “我沒事,跟我來吧。”      說著便帶著櫻往這房間最黑暗處,裡邊有個用木板釘住的洞口。      “你確定…..這裡可以嗎?”      “恩”      “你來過?”      “算吧”      “喔”      “怎麼?”      “其實…..我也覺得這裡很熟悉呢…..”      櫻抓著自己的頭,思索著。      “這樣阿”      “是阿,不過我明明就沒有來過這裡阿…..這麼這麼熟悉阿…..”      “不多說了,走吧”      佐助帶領著櫻穿過那黑暗的洞口,直到前方出現微微的白光。      看來已經是早晨了。      但是雨仍然在下。                           “沙沙沙”遠方發出物體與草互相摩擦發出的聲音。      佐助二話不說又將櫻壓回洞口,並用手遮住她的口。      櫻感受到佐助手臂環繞她的身子,即使是為了保護她,她還是會感到有些不自然。                           她也感受到,佐助失溫的身子。                        “該死!竟然給他們逃了!!”關邑破口大罵,卻未發現佐助他們正躲在他角下方的洞。      罵完便噠噠噠的跑走。         佐助聽聲音漸遠,便鬆了手出了洞口。      “安全了,出來吧”      櫻沒有說話,只是靜靜的跟著出洞口。               “我們回去吧”      “恩”      回去的路上他們沒有多說什麼。      在快到目的地的櫻突然停下腳步。      佐助回過頭看著櫻,不解。      “怎麼了?”      “佐助…….你的體溫過低太久,你……..應該死了才對……”      “…………….”佐助見情況不妙。      “你……不會也是死神吧?”櫻這麼推斷,是因為佐助和關邑似乎很熟。      “妳想太多了”      “你和姐姐在一起是要……奪走她的靈魂嗎?”      櫻說著淚水又有些要擠出來。                  佐助沒有回應。                                 “佐助!!”      聲音從後方傳出,只見跑來的是宧。      宧跑向佐助豪不猶豫的抱住佐助,佐助沒有反抗,他並覺得奇怪。      倒不如說他根本不懂『擁抱』的真義。      櫻在後方望著,她沒有得到答案。                        櫻用手輕碰著心口。                              心口邊有莫名其妙的痛楚。      是因為姐姐跑向佐助而不是自己?還是說是因為………               佐助對宧的行為沒有做出反抗。                        佐助是死神,她這麼懷疑。                                       滴答滴答
  聽天空的哭聲。     ﹃ 待續˙未完 ﹄



.msgcontent .wsharing ul li { text-indent: 0; }



分享

Facebook
Plurk
YAHOO!



 

.
創作者介紹

兄弟

dkzjhcb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